總瀏覽量

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西環憶往



網友Andy Lowe君在六十年代 (1963 - 1971)曾住在西環建文街,瀏覽敝網誌後頗有感觸,也讓他回憶起自己童年的西環歲月,遂按自己的記憶寫下 "西環憶往"一文,並傳予我閱覽.  現徵得Andy Lowe君同意,將文章刊登如後:



開宗明義,本文的"西環"定義比較狹窄,是指香港島海岸線西北端、環繞堅尼地城電車總站一帶的社區,西端以金銀泳場為止,東端止於北街,南端以卑路乍街為界,北端以吉直街為界。



在1970年代和以前,也就是筆者居住該處期間,西環只能算是比黃大仙徙置區好一點的窮人社區。當時的中產階級都會聚居在北角、銅鑼灣、尖沙嘴、跑馬地。例如金庸創辦明報初期住在尖沙咀,倪匡住在銅鑼灣百德新街,司馬長風住在北角繼園街,徐訏住在跑馬地。



那時提及西環,人們只會聯想到烏煙瘴氣的垃圾焚化爐、魚菜市場和屠房。焚化爐的二條煙𠧧像神主牌面前的二枝大臘燭,既不雅觀,亦嚴重污染附近一帶的空氣。(奇怪的是,港府卻把高級公務員宿舍和警察宿舍建築在焚化爐周圍,而無人提出抗議。當時的筆者也沒法想像到,不足20年之後,筆者居然在美國聯邦政府環保署總部的空氣部門上班。)


在方圓十哩的名利場,人們當然以家在高尚住宅區而自豪。  蝸居與"燒垃圾"為鄰,有乜野好寫?因此,當筆者讀到網民梁兄所寫的憶念西環的網誌和讀者們的熱烈反應,禁不住驚喜不已、感慨萬千。



作者梁兄既非名校出身,亦不是 IT 專業,居然以手寫板在網上為西環這個"準貧民窟"寫出多篇樸實、細緻、感人的文章。例如作者寫沒有受過正規學校教育的父母怎樣養育一家,付錢送子女到英國留學,作者兄長在19歲英年早逝,等等,讓筆者讀來,比讀沈從文寫湘西老百姓生活還過癮。



《西環的黃金歲月》對健文街一帶的小商店和小吃有這樣豐富生動、百讀不厭的描述:(引文一律是copy-and-paste, 保持原汁原味,不加改動。)



這邊廂的吉席街/建文街更是乖乖的不得了, 在不到二百呎的短短一截橫街上, 佈滿了不下十個流動熟食檔, 我記憶中有賣生滾粥的,車仔麵的, 明爐炒粉麵的, 糯米飯的, 以及我的至愛- 魷魚煎猪腸粉。



我對舊西環的一磚一瓦, 一樹一木都有很深的印象, 但緬懷最深的是爹核士街與卑路乍街交界的陳李濟,以及加多近街的漁市場.  事實上有那個在西環土生土長的孩子不對陳李濟有著依依不捨的感情? 走過陳李濟, 耳畔可隱隱聽到隆隆的機器滾動聲, 和濃濃的藥香味. 晚上回家時,總得穿過陳李濟,昏黃的街燈影照在藥廠的騎樓柱上, 感覺特別窩心.  我們這一代的西環友應該仍記得陳李濟藥廠門口有個熨衫檔,檔主是個帶著孩子的女人, 她只會在黃昏左右才開檔, 大概是怕繁忙時間做成街道阻塞的緣故, 又是一個自食其力的香港故事.  另外轉角位旁有檔賣雲吞麵的露天檔, 它的湯底特別鮮甜美味, 聽說檔主以秘方泡制, 别的雲吞麵檔無法比擬,可謂譽滿西環. 老爸偶爾晚上覺得肚餓, 會著我們往這里買個 "細蓉",找贖則可"落袋做下欄",如此温馨的往事現在想起來還覺回味無窮. 陳李濟藥廠現在當然已被拆卸, 並改建成一幢二十多層的住宅大廈聚賢逸居。
http://oceandeeop3000.blogspot.com/2015/09/blog-post.html



我最懷念的是長據在建文街口左邊的魷魚煎腸粉,以及位於吉席街與近加多近街交界處的生滾豬雜粥。




我對建文街口的記憶是起由我十歲時開始之三年內,每隔一段時間便由厚和街家步行至建文街,在此相片右邊窗囗外牆,放上一張高脚坐椅,牆上掛着一面殘舊長方型鏡,由一三,四十歲,文質彬彬之中年 "波記" 二毫子(後每年加一或二毫) 剪陸軍裝, 剪完後還送一粒椰子糖 。還記得飛髮時不時聞到陣陣由電車路吉席街及建文街之 "醴香酒莊", 由我小學同學司徒錦俊,錦信父親開的.



"滿佈車仔熟食檔的建文街"這地方也是童年很喜歡,我記憶中有燒臘飯檔,豬雜粉麵檔,牛雜粉麵檔,粥檔等等,冬天時有臘味糯米飯,材料新鮮又平宜,豬雜檔是相熟街坊,每次去光顧時她每次都免費加多一些豬雜給我,人情味濃.



梁兄對健文街的描述: 說起建文街,我最記得的車仔熟食檔是豬腸粉炒水魷魚, 它是一個奇怪的組合,但卻出奇地配合得天衣無縫, 你有試過嗎?  "豬腸粉炒水魷魚"我有點模糊,我記得童年很喜歡吃魷魚鬚,這個小食可能失傳了,我們的童年有很多街頭巷尾的美食,現已經買少見少!很難找!   eg.陳李濟旁的雲吞麵,豬腸粉炒蛋(用豬油炒)加芝麻&甜醬,婆婆賣的超滑蒸豬腸粉,爹核士街有幾個大排檔在晚上人山人海,有很多人吃消夜,開到晚上兩三點才收檔.  



十分慚愧,筆者在健文街住了八年(1963-1971),只記得一些大、小商店,其餘街頭小吃毫無印象。 筆者有關健文街的回憶是:



從吉直街走進健文街,左邊的牆壁初時是只有一張椅子的理髮店(可能就是"波記"),稍後由一名青年電器工人佔用。電工日間開店,晚上架起木床,放下帆布覆蓋,像把英文字母A從上而下鋸開二份,斜線是帆布,橫條是木床,全家睡在大約五呎闊的木床上。初時只有電工和他的老婆二口子,不久便生下一個又一個的小孩。至於生了多少個,記不起來了。



街內的空地 (可能叫作"天井")由二名工人佔用,專門更新貨車後面的的載貨木板床。記得他們吃力地用手刨木,沒有電動工具。 健文街三號進口樓梯左邊堆滿了似乎屬於流浪者的家當,但是沒有見過流浪者在那裡逗留。



1962年,我們住在上環大道西十一號、對正水坑口和金華酒家的舊唐樓要拆建,家父從經紀處得知健文街三號三樓待售,帶我去"睇樓",發現該單位是聖經公會裝訂聖經的工場。工人們似乎不高興單位易主,反覆強調該處不適合作為住宅使用。結果我們還是花三萬元(相當於四千美元)買下,1963年遷進。(睇樓時,筆者尚念中一;遷進時,已是失學少年矣。後來知道,在中一班和筆者交替"考第一"的女同學於1973年在南加州大學獲藥劑學博士,由大一至博士,只需六年。令我欣羨。), 面積約四百平方英尺,沒有"梗房",單浴廁。廁所是痞廁。今天筆者的蝸居價值65萬美元,獨幢屋三層,室內面積三千平方英尺,雙車庫, 四個睡房,四個浴廁,地皮七千多平方呎。進門最觸目的是孩子的三角鋼琴。



晚飯後,我通常攜同愛犬從健文街散步到加惠民道(斜坡路)呂明才學校,往往碰到住在附近警察宿舎的朋友。 記得陳李濟藥廠外面、日間營業的補鞋佬和報檔,晚上營業的雲吞麵檔。



1975-76年七月,我住在健文街背後、卑路乍街179號6樓9座,八月來美國念書。讀者可以在網上搜索《殷海光政論集》和《殷海光書信集》。1963年,筆者輟學,在家追讀《文星》月刊、李敖、殷海光和羅素著作,和殷海光通訊。《 政論集》 於1971年離開健文街前完成,《 書信集》 則是1975年在卑路乍街短居時竣工的。可見窮書生在準貧民區也能做出好事來,也可以替梁兄的"西環的黃金歲月" 添加一個注腳。



1998年八月,我和太太曽到健文街故居"觀光",印象是"桃花依舊",連故居的鐵閘、柚木門、門鎖都保持原封不動,恍然如昨。



梁兄對西環的憶念和作者一家的經歷代表了1950-1960年代香港三百萬居民的傑出成果,印證了一個普世經濟現象:勤勞的老百姓可以自己建造幸福快樂的生活。  作者記述父母和親友每隔幾年便可累積足夠金錢購買較好的房子,步步升級,這同時也使香港整體富裕起來。其實,這不僅是經濟金融上的富裕,而且也是人文精神上的富裕.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意興闌珊話過節



不知是否心態問題,總是覺得現在過節的氣氛越來越淡薄了.  小時候有種感覺,以為節日是專為小朋友而設的,那年頭社會普遍並不富裕,我們更不是"有米之家",平日用度甚為慳儉,餐桌上的餸菜都是簡簡單的一個炒青菜,一碟炒豬肉或牛肉,另加個蒸蛋而已,唯一例外的是過時過節,老媽例必到街市買隻雞,一則用來拜神,拜完神後可用來祭五臟廟, 誠一舉兩得也.  另外亦會有燒肉,大蝦等佐膳,過年更是不得了,後期我們甚至有雞煲翅和罐頭車輪鮑片奉客,吃得人淋漓盡致的.




過節讓我最感到興奮的地方不止是好餸, 還有好心情.  老媽子平日待仔甚嚴,一般都沒什麼好臉色的,不罵人對我來說已是賺到的了,惟每逢過節她的面口總會較為寬容,我們便會趁機申請一些額外的零用錢,以及要求上街找朋友,看電影,一般情況之下她大多不會托手踭,有得食,又有得玩,過節當然是充滿歡樂氣氛了.




過節其實充滿着各式各樣的印記,這些印記,形象化一點是可説是"圖騰",而這些記憶通常都是與節日的儀式和食品有關; 如端午節便試過全家往香港仔在漁船上看龍舟競渡,中秋節在天台開筵賞月,盂蘭節燒衣,再在漁市場看表演給及焚化紙紥鬼王.  農曆新年更不用說了,燒炮仗, 穿新衣,𢭃利是,每樣每件事物,都彷如碑石般,深深的印在心上.




但自父母走後,一切都改變了.  沒有父母做中心, 感覺便完全不是那回事.  幼妹在香港的時候還好,每逢大時大節, 我們幾兄妹全家都會聚在舊居,團團圓圓的吃一頓過節飯 (不知是否想留住時光,我們仍遵從舊例,如年初一的第一餐食齋,年初三開年的習俗).  不自覺地,心中竟慢慢地將老媽的形象投射幼妹的在身上,她也成為家中的召集人,過年過節安排吃飯,以及與其他親戚朋友的聯繫點.  也許她是個女,自幼便受着老媽子的親炙,人情世故做得比較周到,比我這個大頭蝦好多了.




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幼妹幾年前移民英國,這些傳統終究仍得結束,現在過節只能與幼弟一家在外面吃飯,感覺不期然有點冷清,寂寥.  幼妹在港時,她的孩子在旁喧嘩,感覺才實在,沒有小孩子的笑鬧,氣氛很寂靜,無趣,忽爾明白,節日是讓小朋友過的,跟小朋友過的,小朋友才是主角,而我不再是小朋友了.




奉勸各位一句,有幸能和家人整整齊齊的吃頓過節飯是天大的恩賜,請珍視這些聚會, 因為你不知道,明天,下次, 不一定所有人都來都會來,都能來吃這頓過節飯.  現代人不喜歡過節,是因為覺得太多繁文縟節,感覺很麻煩,很累贅,但想想,如果沒有了節日,生活便似乎更加無趣,沒有藉口讓一家人聚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吃餐吃頓飯.  以我爲例,家人天南地北的各散東西,就連聚首見面吃頓飯得的機會也失去,活在當下,便要更加珍惜見面的日子.. 




不是傷感,也並非失落,人生如筵席,有聚必有散, 聚的時候請珍惜,散的時候也不必唏噓,不過節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畢竟馬齒徒增,心態和心境難免有異而已.  



後記: 頃閱報章,得得知曾在仙樂飄飄處處聞 ( The Sound of Music) 中飾演長女 Liesl的女星Charmain Carr因腦退化而引發的併發症去世,終年73歲, 銀幕上的 Von Trapp Family 自此即雁行折翼, 無法全家團圓了. 

















Charmain Carr在仙樂飄飄處處聞 ( The Sound of Music) 中飾演長女 Liesl  



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旅英綴拾












抵英的第一個景點,便是位於 Windsor的Legoland,樂園內除了指定的機動遊戲外,最大的看點便是以lego砌成的世界著名建築物,當中大部份都做得維肖維妙,嘆為觀止












樂高世界 2












樂高世界 3










Hull City  主場足球場 KCOM Stadium  1












Hull City  主場足球場 KCOM Stadium 2












Hull City 主場球迷正排隊魚貫入場












侯城在英超新球季的第一場主場即對上屆英超聯賽冠軍李斯特城 1












侯城在英超新球季的第一場主場即對上屆英超聯賽冠軍李斯特城 2












侯城在英超新球季的第一場主場即對上屆英超聯賽冠軍李斯特城 3












球迷半場買啤酒












侯城的星期日市場,所謂星期日市場其實是附近居民將家中雜物以擺地攤形式出售,一則賺返幾個錢,二則清理家中囤積的東西,一舉兩得












侯城的星期日市場 2












侯城的星期日市場 3












侯城的星期日市場 4















侯城的星期日市場 5












幼妹家中背靠一個人工湖,另外一街之隔是條運河,此等湖光山色在英國頗為普遍,但在香港人來說已是上等的居住環境了。圖為從幼妹家中望向人工湖












幼妹家附近的運河 1













幼妹家附近的運河 2












鄉郊風光












家中來了個稀客 - 松鼠   















紐卡素- Grey's Monument 












紐卡素 - Eldon Square 購物中心












紐卡素 - Civic Center













紐卡素 -  Tyne Bridge













紐卡素 - Tyne River











蘇格蘭風光 1












蘇格蘭風光 2












蘇格蘭風光 3












蘇格蘭風光 4















蘇格蘭風光 5















蘇格蘭風光 6















蘇格蘭風光 7












蘇格蘭風光 8












蘇格蘭風光 9











Edinburgh Castle 1












Edinburgh Castle 2














愛丁堡的街頭藝人 1















愛丁堡的街頭藝人 2















愛丁堡的街頭藝人 3 










Durham  Cathderal 是英國最古老的大教堂,始 建於1093年,也是英國現存最古老的羅馬建築













Durham  Cathedral 2















Durham  Cathedral  3




Durham  Cathedral  4












NYMR蒸汽火車 1















NYMR蒸汽火車 2












NYMR蒸汽火車 3












NYMR蒸汽火車 4















沿途風光如畫 1















沿途風光如畫 2















往Apollo Theatre看音樂劇  Wicked 1 












往Apollo Theatre看音樂劇  Wicked 2












Apollo Theatre大堂 1













Apollo Theatre大堂 2












Apollo Theatre 里面 1















Apollo Theatre 里面 2















飲食篇 - 在Selfridges百貨公司品嚐英國最好的烤牛肉三明治 1















飲食篇 - 在Selfridges百貨公司品嚐英國最好的烤牛肉三明治 2












飲食篇 - 在 Newport 一間名為 Jolly Sailor 的酒吧吃到此次遊英最美味的 Fish and Chips












飲食篇 - 旺記孖寶; 星州炒米和牛肉炒麵















飲食篇 - 在蘇格蘭一家名為 Oyster Shed的餐廳吃海鮮,海鮮不俗, ,但蚊患嚴重, 讓人無法安坐享用美食












Oyster Shed的生蠔















Oyster Shed的青口











飲食篇 - 在 Manchester 飲茶,點心水準尚可,而且價錢合理 1












飲食篇 - 在 Manchester 飲茶,點心水準尚可,而且價錢合理 2










飲食篇 - 典型的英式早餐,賣相不是很好,其實味道還可以,我特別喜歡那鬆脆的牛角包















飲食篇 - 英國茶記的永恆午餐; Fish and chips 和 beef stew in Yorkshire Pudding 1












飲食篇 - 英國茶記的永恆午餐; Fish and chips 和 beef stew in Yorkshire Pudding 2















Yorkshire Pudding with chips and gravy, 食多幾次後見到都驚 1















Yorkshire Pudding with chips and gravy, 食多幾次後見到都驚 2






與各位睽別超逾一個月,不是疏懶,而是去了英國探親.  我上次往英國已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雖云英國的發展步伐沒有香港般迅速,但變化仍是不少; 譬如說從前的百貨零售連鎖大店如British Home Store , Little Wood,  Fenwick等都銷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Sainsbury ,Morrison, 或者由德國進駐的 Aldi, 和Wal-Mart 旗下的Asdat等七, 八年代不經名傳或者尚未出世的連鎖店.  這些在我唸書年代叱咤一時的連鎖大店相繼倒閉,心中不無一點戚戚焉的感覺,不過想想長江一代後浪推前浪,新人取代舊人是時代發展的必然結果, 無需也不必傷感.


這次往英主要是探親,所以有很長時間住在幼妹半鄉郊的家里,鄉郊地方讓我感受最深的除了田園風景外¸便是那股濃濃的人情味, 雖不至於雞犬相聞,夜不閉戶,但大部份人都甚為友善,出門大家打個照面,輕則報以微笑,然後以談天氣,花園等大路題目打開話匣子,你若讚他的花園打理得宜,那更不得了, 他準會拉着你逐樣花木品評,你若願意,甚至會延你入室,飲杯茶慢慢傾.  鄉下生活便是如此,他們不是沒有工作,只是性質比較閒暇,工作壓力不大; 更有甚者勞心與勞力者在工資方面相差不會太遠,一般藍領如水喉匠,裝修工人的收入與大學教授,醫生的收入相距不大,故此普通藍領亦可享受到香港所謂中產人士不敢想像的優質生活.  幼妹便告訴我說; 隔鄰那位屋主在食堂當廚師,但卻可每星期打哥爾夫球,周末去釣魚,夠寫意吧.  這種生活我相信香港的超級富豪也未必及得上.   在這裏我聽得最多的話是; 賺錢不是一切,享受人生才是最重要的,在香港,我已很久沒有聽人說/有人敢說要享受人生了.  為了賺錢償還房貸,很多香港人連一年去一次旅行都要 "左度右度",這對比起英國人的生活質素相差得太遠了.  當然這是因為英國房價,除了倫敦外,都是在可接受的範圍以內,還房貸的壓力不大,英國人自然可以較隨意的享受人生.   順帶一提, 這次遊英使我對英國人友善的態度有深刻的感受, 有幾次我只是駐足站在街頭的地圖前,研究如何往下一個景點, 便有人主動走過來問是否要找地方, 並很熱心地為我指示方向, 幫我尋找目的地.  我想此間的人即使願意為遊客指路也不至於如此主動罷.  以前經常聽人說英國人冷漠,不熱衷於和人打交道,這次旅英給我的感覺似乎與傳聞頗有出入.  



我在英國看了兩場現場表演,一是在 Hull主場看了一場英超的足球比賽,戲碼是 Hull對 Leicester City,  另一場則是在倫敦 Apollo Theatre看了一齣名為" Wicked" 的音樂劇.  先說足球賽, Hull是今年升班馬,加上班主無心戀戰,升上超級聯賽後竟無買入球員增添實力,以致夠班踢正選的球員只有九名,其餘二人由後備補上,連教練都是以 Acting 的身份上陣(原教練因爲安排混亂憤而辭職), 如此混賬可謂匪議所思, 而Leicester City則是去年英超的爆大冷冠軍,故此無論在實力和聲勢上兩者都頗有距離,豈料上場後卻是另一番光景,不知是否哀兵上陣,沒有心理負擔, Hull踢來有板有眼,甚為主動,相反Leicester City則礙於名氣,有點畏首畏尾,終於 Hull以二比一戰勝上屆聯賽冠軍,讓球評人一地眼鏡碎.  我對足球的興趣不大,但現場與萬多個 Hull擁躉大叫大喊,看到肉緊處全場站立狂呼拍掌,那種震撼感跟懶坐在沙發看直播或者重播是完全兩碼子的事。



去倫敦看音樂劇似乎是個傳統,其中 West End是劇院的集中地,但這陣子的戲碼似乎並不十分吸引, Phantom of the Opera我在香港已經看過,其他的如 Les Miserables, Mama Mia, Thriller等卻無甚感覺,其實我是想去St. Martin看已連續做了64年的 "Mouse Trap" ,但一票難求,唯有作罷,最後選擇在Victoria Station對面的Apollo Theatre看 " Wicked"  ,故事是以外傳形式敘述 Wizard of Oz的故事,主題是兩個女主角的愛恨和友誼.  其實 Wicked 是小朋友的戲碼,但看來仍覺賞心悅目,兩個女主角亦做得很稱職,稍為可惜的是 Apollo是高齡戲院,格局不大,以致舞台太小. 局限了演出,當然這是非戰之罪了.


今次趁遊英之便,也造訪了不少地方.  以前唸書的時候是個窮學生,不敢花錢到處觀光,這次趁機遊覽了幾個大城市, 如 Leeds, Manchester, York, Durham等,這些大城市跟香港最大的不同之處是市中心仍然矗立着很多古舊的建築物,有維多利亞年代的,也有愛德華年代的,看上去 讓人肅然起敬, 悠然神往,也不期然讓我想起香港五, 六年代的中環仍有多幢這類型的建築物,如前郵政總局,前海事處等,惟現在都已去無覓處了.  然而話得說回來,這些老舊的建築物看得多,慢慢地會覺得千篇一律,也太陰沉, 然後開始有沉悶的感覺,倒是我往訪當年作爲留學生赴英的第一個落腳點 Newcastle,了卻多年的心願.  此行發覺市中心的購物區 Eldon Square 改變了不少,而最我驚喜的是年輕男女的穿着已改進了很多,不像我在唸書的時候男男女女從頭到腳都穿得 "黑麻麻",晚上一個不小心可能隨時會撞跌一兩個人.




在英國唸書期間曾到訪過蘇格蘭兩次,一次是探訪同學,一次是面試,兩次都是來去匆匆,根本無緣識荊,今次趁機往蘇格蘭一遊.  從 Newcastle開了五小時的車直奔 Fort William ,由於蘇格蘭地勢較高,因此景觀比較開揚,即使困在車上幾個鐘頭感覺也很爽.  一路上車子沿小路滑行,陽光透過鬱葱的樹林. 斑駁的樹影投射在路面上,有種難以言喻的幽靜感.  此次蘇格蘭之行我們最遠去到 Inverness,也在尼斯湖繞了個圈,當然無緣看到水怪,但都已心滿意足.  此行的另外一個驚喜是,路過 Edinburgh時剛好她在搞藝術節,很多人在街頭表演,以吸引觀眾,整條大街都擠滿了各式各樣的街頭表演者在做即興 Show.  駐足觀看,簡直有如在山陰道上,目不暇給,便恍如一場眼睛的盛筵.  整個蘇格蘭行程很是稱心滿意,唯一問題是行程大部份是鄉郊偏遠地區,因此揾食比較艱難,當然此行以觀光為主,食得好不好仍是其次. 



此次旅英的另一特備節目,是乘坐蒸汽火車.香港在七十年代末開始淘汰蒸汽火車, 八十年代中蒸汽火車已經絕跡於九廣鐵路,惟英國是蒸汽火車的元祖,故此英國人對老祖宗遺留下來的舊物甚為珍惜.   今日英國仍保留著幾條蒸氣火車線,而我選搭的 North Yorkshire Moor Train是英國現存最古老的蒸氣火車線,亦是全英國第三段修建的鐵路線,建於1875年,由 Pickering往 Groathland,途經 Yorkshire 大片田園, 風景特美.  最奇怪的是此條鐵路既非國營,亦非民營,(自戴卓爾夫人打破國營壟斷後, 英國現有五六間民營鐵路公司),而是由志願者以非牟利方式經營,所謂以非牟利方式經營, 即謂大部份工作人員如售票員,稽查員都是不領薪的,(估計維修及駕駛員例外).  我乘坐火車時,稽查員即充當導賞員,站在車卡中間眉飛色舞的介紹此條鐵路的歷史和特色,以及沿路的風光,看着他那認真的表情,心底不禁悠然地升起一股敬意,做義工做得如此投入,着實難能可貴.  




因為行程所限,在倫敦只能逗留四天,在倫敦怎可以不參觀博物館,倫敦絕大部份博物館的常設展館都是免費的,當然你若想支持,在博物館門口的捐款箱放下五鎊, 十鎊亦無任歡迎.  既然千里迢迢的來到倫敦,當然不會放過幾個必到的博物, 如大英博物館,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和 Tate Gallery.  其實倫敦除了這些博物館內,還有很多值得一遊的博物館,但礙於時間,只能選其中兩個走馬看花的參觀.  我推薦Natural History Museum ,其外型看上去有點像迪士尼的新天鹅堡,甚是可人,  此外Nation Gallery 和 War Museum 也很值得一行.  倫敦其他景點,如白金漢宮,國會, 倫敦橋 Tower of London和Big Bang亦都慕名到訪,這些景點都是舊地重遊了.  當然這些景點不會有任何改變,身處在這些著名景點,感覺便是與倫敦的歷史共同呼吸.  事實上倫敦也有新景點,如 South Bank 的London Eye, 沿着 South Bank 行, 到處都是新型的食肆是和娛樂點,極目處則是一排排的大型吊機,看來倫敦亦不甘後人,在舊城區以外大興土木築建高樓,以鞏固其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話得說回來,自從英國公投脫歐後,整個英國受衝擊最深的地區首推倫敦.  與其他地區的人談起脫歐, 他們的反應都是頗爲冷淡, 大有"帝力於我何哉"的超然, 唯獨是倫敦卻憂心忡忡,第一當然是金融中心地位不保,金融從業員擔心失業,另外倫敦市的地產亦備受衝擊, 很多買家持觀望態度,部份賣家即使減價亦未能出售手頭上的物業,只好轉賣為租.  將來情況如何發展,要視乎首相文翠珊與歐盟的談判結果,短期的情況大致穩定,但長期始終有陰影,看來倫敦人要準備過一個寒冬了.



我在倫敦發現了個頗為有趣的現象,那是七, 八年代無法想像的; 街頭巷尾縱目看去,有很多穿着伊斯蘭服裝的女仕在穿梭,他們當中有的穿得較為隨意和開放,只以布巾包頭,有些則以黑罩袍包裹全身,只露出雙眼,在歐洲備受恐襲威脅的陰霾下,此等服裝甚為"吸睛".  觀乎他們的行止,箇中除了遊客外,也有不少是當地人,難怪早前倫敦選出一位信奉伊斯蘭教的市長.  雖說倫敦是個多元化的城市,但現實一點來說,沒有衆多同胞的支持,要勝出談何容易.  這位市長出身移民第二代,老爸是個巴士司機,所以深知民間疾苦,和他競逐市長寶座的是個 "食米唔知米價貴"的富二代,當然敗下陣來.  但新市長要面對的問題可真不少, 先不說他非白人的原罪, 另外他要面對/解決近年倫敦交通費貴,房價飛升的問題,而英國脫歐所衍生的種種問題,也足夠讓他 "周身唔得閑"了.



倫敦值得一提的還有唐人街,倫敦的唐人街位於 Gerald Street, 中文名叫爵祿街,香港人則戲稱之為 "豬乸街".  一别十數年,唐人街亦刮目相看; 範圍大了,菜式的選擇也多元化起來,從前只有粵菜,現在有川菜,京菜,上海菜,甚至是西北菜如蘭州拉麵等,林林種種,目不暇給,另外還有個新玩意; 有些中餐館轉做自助餐,所謂自助其實是提供不外乎是春卷,炒麵,咕嚕肉,青椒牛肉,炒菜等大路菜式,任攞任食,每位由七,八鎊至十一, 二鎊不等,此等取價在倫敦市中心來說可謂超值,故此入座率不低,但卻苦害了周邊的其他餐館,目測所見一般餐館人流稀疏,以致夥計們都要站在門外拉客,我則幫襯了幾次有名的惡人谷"旺記".  旺記在我學生的年代以臭寸出名,點菜稍有遲疑,夥計即惡言相向,飯還未吃完即遞上埋單紙催促你找數,以便騰出空枱給等位的客人,然而此一時也彼一時也,今日旺記的夥計們雖説不上和顏悅色,但總不會以晚娘的面口待客,去多幾次,甚至還會跟你開玩笑,受寵若驚之餘,也慨嘆時移世易,這世界確實沒有永恆不變的事物.



在英國玩了三個多星期,到走的時候竟真的覺得很不捨得,英國的人和事,這段期間在我心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我喜歡此間的景,更欣賞此地的人,離別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唯有在思念時,從留影中回味此次行程的鱗爪.